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亲情散文

爱在细微处(四)

时间:2018-05-20 16:47:13   作者:管理员   来源:牛人签名网   阅读:88   评论:0

明知道那样做是错误的,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爱在细微处, 
为什么还要那样做......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爱在错误里延伸......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爱在错误里延伸
 
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戴雨瑶儿时的时候,特别喜欢吃鱼,所以每过一两个星期,妈妈就会从外面买回一条大鲫鱼,红烧或者清蒸。每每家里吃鱼的时候,戴雨瑶都可以吃上满满一大碗,还不需要妈妈喂。
       一天,妈妈又从外面买回一条大鲫鱼,摸着戴雨瑶的头笑眯眯地说:“瑶瑶,今天妈妈给你做红烧大鲫鱼,我知道宝贝最爱吃了对不对?”戴雨瑶咧着嘴傻笑着使劲点了点头。
       妈妈烧鱼时,戴雨瑶就在旁边静静地等着,看着妈妈往锅里撒下各种调料。
       不一会儿,香味蔓延开来,戴雨瑶吸了吸鼻子,迫不及待地问戴妈妈:“妈妈,是不是快好了啊?” 
       妈妈转头笑着说:“是呀,就快好了,宝贝再等一小会儿哦。”
       戴雨瑶嘟着小嘴告诉妈妈:“妈妈,长大了我也要做厨师,我也要做红烧鱼和清蒸鱼,我要做得和妈妈一样好吃!!”
        妈妈笑着说:“好呀,宝贝长大后当厨师,等爸爸妈妈老了,炒好吃的菜给我们吃,好不好?”
        “好!!”戴雨瑶大声地应答道。
         .......  
        终于,红烧鲫鱼出锅了。
        看着妈妈帮自己把鱼肉上的刺弄掉,戴雨瑶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。
         戴雨瑶狼吞虎咽地一口气吃下了好几片鱼肉,正想再去夹肉时,目光落在了一个睁着眼的鱼头上。
        戴雨瑶指着鱼头问妈妈:“妈妈,这个鱼头好吃吗?我想尝尝看。”
        妈妈把鱼头夹到我的碗里告诉我:“宝贝,鱼头很好吃的哦,你常常看,不过你要小心一点啊,别碰到刺啊!” 
         戴雨瑶小心翼翼地夹着鱼头,细细的观察它。
          鱼头上有个微微向上翘的盖子,好奇心驱使戴雨瑶把它咬开了,只见里面有一片暗红色的东西。
          戴雨瑶想:妈妈说鱼头很好吃,那么这片红红的东西一定最好吃,以前妈妈总把好吃的让给我,现在这片好吃的肉应该给妈妈。
          戴雨瑶用筷子把那片“不知名的暗红色的东西”弄下来,夹起它往妈妈口里送。
          妈妈高兴地张开嘴,把它吃下去了。
          戴雨瑶问:“妈妈,好吃吗?” 
          妈妈微笑道:“嗯!好吃!宝贝给的东西最好吃了!我们宝贝可真懂事!”
          戴雨瑶高兴地拍手叫道:“好耶!!以后最好的东西就都给妈妈吃!!”
         从此以后吃鱼的时候,戴雨瑶都会把鱼头盖子里仅有的一片暗红色的肉弄下来给妈妈吃,妈妈每次都会高兴地吃下去,然后夸奖戴雨瑶能干,说那片肉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肉,当时的戴雨瑶就那么傻傻地把那片肉认成是“世界上最好吃的肉”了......
           可粗心的戴雨瑶没有注意到,妈妈咽下肉时微皱的眉心.......
           真相总是发现得太迟 ......
          戴雨瑶上一年级的时候,知道了那个鱼头的盖子叫“鳃盖”,上二年级的时候,知道了那片暗红色的肉叫“鳃”;可直到上四年级的时候,戴雨瑶才知道鱼鳃很难吃,还有一股腥味,戴雨瑶顿时愣住了......
          "如果能重返那一天,我绝对不会那样做......."戴雨瑶懊悔地说。
           再后来,戴雨瑶才知道为什么鳃才有一片。
           第一次是因为爸爸帮妈妈杀鱼粗心留下的一片,而后来,都是妈妈提醒爸爸故意留下一片的......
          ......
          又一次吃鱼,戴雨瑶像往常一样挑开鱼盖子,照常取出鳃来。
          戴雨瑶盯着鳃看了一大会儿,才慢腾腾地往口里送,只不过,与往常不同的,这次是往她自己的口里送。
          妈妈连忙抓住戴雨瑶的手,拼命摇头:“别吃,鳃不......”
          “很好吃,我知道。”戴雨瑶打断,掰开妈妈的手,把鳃放入口中,用力地嚼着。
           腥味顿时在口中蔓延开来,让戴雨瑶很不是滋味。
           戴雨瑶嚼着妈妈口中“最好吃”的肉,看向妈妈,两眼无光,鼻子一酸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......
            
    该文章所属专题:亲情散文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
    下一篇:昨日不见了你
    相关评论

    牛人签名网